多名代表委员:师多生少 学士生招生范围亟须扩大

2020-03-18 18:00 来源:未知

图片 1

图片 2

科技日报北京3月8日电“中山大学有2266名教授具备博士生导师资格,但博士生每年招生规模只有1700人。在保证重点学科、重点实验室博士生指标后,一般都是2—3名教授去竞争1个博士生招收名额,一批优秀教授不是每年都能招收博士生。”全国人大代表、中山大学校长罗俊院士近日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提出扩大博士生招生、培养规模建议后,招生指标有所提高,但还不够。

今年两会上,关于博士生的培养机制两会代表给出了建议。南京大学校长吕建表示,目前我国的博士生无法按期毕业的人数高达65%,有的人三年博士读了八年也毕不了业。

在采访中,多名代表委员表达了类似的心声。

吕建指出了现行博士教育体系中“开头松——中间松——毕业严”的问题,他建议在中间环节也应该严起来。

规模偏小与高水平人才需求迫切矛盾突显

实际上,关于博士的培养问题,早在30年前就有人提出了“遴选分流”的制度。但是这个问题吆喝了很多年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在今年两会前夕,教育部下发的通知里表明: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及早分流,加大分流制度。

包括博士生在内的研究生群体,已成为国家创新体系的生力军。罗俊告诉记者,我国研究生参与发表高水平论文的比例很高。研究生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结题项目人数分别为3.1人/项、7.5人/项,参与原国家973计划和重大科学研究计划项目人数分别为34.5人/项、18.1人/项。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队伍中,博士占83.1%,发挥着创新骨干作用。

研究生分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困难重重、问题不断。有些学校其实已经实行了分流制度很多年,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仍然是一个陌生的概念。为什么呢?因为压根就没成功过!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博士生招生和培养总体存在规模偏小的突出问题。我国人口总量是美国的4.3倍,博士毕业生数不及美国的1/3,差距非常明显。”罗俊认为,我国博士生培养规模偏小与高水平创新人才迫切需求之间的矛盾突显。

博士分流改成硕士,一般没有成功过

生源不足造成极大资源浪费

所谓分流,就是在研究生的培养过程中,对研究生进行考核、筛选、分流和淘汰。分流一般在博士的中期考核后进行,分流一般有三种结果:直接退出、硕转博、博转硕。但很多学校的实际情况是,在许多院校和科研院所,中期考核时常有,但是分流淘汰却不常发生。

但多名接受采访者感慨,要招收博士生很难。

一方面,学生自己不愿意,很感觉到丢脸;另一方面,考虑到学生的心理状态以及分流麻烦程度,很多老师也就让学生过了。

全国人大代表、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印萍告诉记者,地质调查局有近7000名科研人员,具备硕士招生资格的科研人员超过2000人,近1000人具备指导博士生能力,但每年累计招收的硕士生、博士生不到100人。

所以,博士生的分流工作一直没有得到实施,其实,这对于学生和学校来说都是不利的。

“我们所博士生招生名额20年基本没有变化,但导师人数增加了几倍。”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易建强研究员算了一笔账,每年每个博士生导师只能招收约1名博士生,远远满足不了科研需要。

今年两会上,又针对此话题进行了讨论,关于博士生的培养问题南京大学校长和中山大学校长分别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科研人才主要还靠国内自己培养,指标分配不合理,不利于创新驱动战略的实现。”易建强说。

南京大学校长、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吕建表示:我国博士按时毕业率很低,现在延期毕业的博生生比例可能已经达到了65%。博士是国家创新的重要力量,这样的现象值得我们反思三点:我国的博士培养模式怎么样?导师的投入是否足够?学生个人是否努力?

培养规模与质量不是此消彼长

目前,我们的博士教育体系是开头松——中间松——毕业严 。能不能在中间过程也严格起来?一旦严格要求,老师要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博士生培养过程中,在学问上关心学生,在思想品德上、人生观价值观的塑造上影响学生。

海地所并非不想招收博士生,根本原因是不具备招生资格。

同时,我们的社会也要建立一个观念,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能博士毕业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匍京网址发布于社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多名代表委员:师多生少 学士生招生范围亟须扩大